释好了歌_肌苷酸二钠_奇味干锅_甘氨酸|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冻土退化 > 正文内容

尘埃落定-纪实故事-

来源:释好了歌网   时间: 2021-11-25

 正当我和风行在网上大肆调情之际,老妈在客厅里中气十足地喊开了:“胭脂,你刘阿姨要走了,出来送送……”

  败兴!我匆匆打上“稍等”二字,努力堆起一脸笑容,出门送客。瞧老妈和刘阿姨那一脸盛开的菊花,一准没啥好事!

  果然,送走了刘阿姨,还没等我溜进书房,就被老妈一把揪住了:“胭脂,今天你刘阿姨来是为了……”

  我马上接话:“她儿子还没老婆。”

  “是她侄子……”

  “差不多啦。”我嘴里不耐烦地应付着,脚下没停。

  “哎,胭脂,听我说嘛,她侄子……”

  “家里富可敌国,自己年少多金,本科文凭,品正貌端……老一套了!老妈啊,拜托你有点创意好不好!”我快速闪进书房,关上门,顺便把老妈的■唆也关到了门外。

  再看屏幕上,风行已经打上大段大段的文字,说来说去就是想和我见面。俗!

  我一贯的原则是不见网友的。所以,我和风行在QQ上谈了40天的情,任他几百次要求面谈,我宁可拒绝到手软心也没软——我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嘛!

  看他仍不死心地在那里婆婆妈妈,我一下子烦了——怎么比我老妈还■唆!手下一阵劈里啪啦,也回敬了他个长篇大论:有什么好见面的?你不过也是个人嘛!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满大街都是!除非你不是人,不是长了两只眼睛一张嘴!想知道我是美眉还是恐龙?拜托,是美眉还是恐龙与你何干?问我是不是长得太丑不敢见人?你还真猜对了,我长得形同厉鬼,吓死你可不偿命哦!你说你胆子够大,那就好说啦,今晚午夜时分,在西郊乱葬岗的那棵有乌鸦巢的老柳树下等我,不见不散!

  我就不信吓不死他!

  他贴了个笑脸,说:“我真的会去等你的。胭脂,你太可爱了,我突然癫痫患者能针灸吗?发现真的爱上你了,怎么办?”

  还怎么办?“死去吧,你!”我不解风情地回复他。

  这时电话响了,是死党小小。她说:“胭脂,黑马王子从海南来看我了。他好帅哦!真的帅呆了,酷毙了,联合国拿他都没治了!”

  晕倒!什么嘛?

  “既然他这么棒,你跟他私奔去海南嫁他算了!”

  “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这事哦!”小小的语调里满漾着甜蜜甜蜜甜蜜。

  再次晕倒!

  小小说到做到,竟真的收拾细软和她的黑马王子去海南了。

  小小走后,没人和我逛街,没人和我煲电话粥,没人和我在网上神侃帅哥,没人和我上联众联手作弊“斗地主”……感觉好闷。

  管不住手,不小心将空虚透漏给了风行,他竟得意得很,说我现在就只有他一个知心人了,问我什么时候和他私奔。

  我说,你做梦去吧。

  老妈和刘阿姨抓紧时机乘虚而入,再次向我极力推销那个倒霉的某男:“小伙子人品好,模样俊,老实肯干……”媒婆刘阿姨如是说。

  就凭这土得掉渣的介绍,可以想像,这位“俊小伙”怎么也得算是个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抢手货。可老妈一听,乐得眉开眼笑:“老实就好,我家胭脂就喜欢老实男孩……”

  我喜欢?有没有搞错?什么时代了,还“老实肯干”呢,简直退化时代进程!

  可面对父母的殷殷苦心,我还是硬着头皮去相亲了,真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看过2003年央视版的《射雕英雄传》吗?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像极了其中的男主角傻郭靖——方头大耳,高高大大,憨厚木讷。我想起刘阿姨的夸词——“人品好,模样俊,老实肯干”,名副其实,名副其实啊!我沮丧地看济南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了他一眼,心底对自己充满了悲悯和绝望。

  果然是老实人,刘阿姨一走,他就只会望着我呵呵傻笑,有智障嫌疑。我暗暗叹了口气,提议说:“随便走走吧。”他如领圣旨,大步向前。我只有小跑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默默走了一程,他终于发现了我们的步调不太一致,还好知道停下来等等我。我大口喘着气问他:“你是市业余竞走队的吧?”

  傻瓜也听出我的话外音了,可人家居然很认真地回答:“不是,我是市业余象棋队的。”噎得我半天没讲话。

  “今天晚上月亮挺好。”大概见我不讲话了,他吭哧了半天,才突兀地冒出这么一句。当然,我不会因为找不到月亮的芳踪而拒绝礼貌的微笑。

  初次见面,我自然要表现得够温柔。所以,在第一个路口他问我想去哪里时,我说随便。我不知道他所理解的“随便”是什么意思,反正他领着我向前向前再向前。

  直到看见市郊的轮廓时,我终于忍不住有气无力地说:“回去吧。”

  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家的。

  刚进家门,老妈就迎上来问候,我赶紧打了个暂停的手势,有气无力地说:“Game Over!”夜晚,我揉着磨起水泡的脚,心中悲凉如水。

  越想越懊恼,半夜三更爬上QQ给风行留言:明天下午6点,肯德基,不见不散。

  第二天一早醒来,想起昨晚的一时意气用事,后悔得不行——见什么面呀?真是多事!他若真的帅得惊动了联合国还好,可是,他若是恐龙厉鬼猥亵男之流怎么办?

  打长途给小小讨计,她很不屑的样子,说不过见个网友,就当是玩一场游戏,好玩就玩下去,不好玩就一拍两散——撤。

  可问题就是怎么撤嘛。于是,我和小小约好了,让她在约定时间里打电话给我,我若说“喂”,她就说有急事速回;我颠闲用什么药效果好若说“嗨”,她就说打错电话了。

  当我自以为风情万种风姿绰约地来到约定地点时,已迟到了15分钟,恰好是八卦杂志教人约会的小贴士里表示女性矜持的最佳迟到时间。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带着泷泽秀明似的浅笑走过来,柔柔地唤了我一声:“胭脂。”

  有没搞错!我的头“嗡”的一下子炸掉了,好半天回不过神来,“风,风……”风什么来着?我看我要疯掉了!

  “风行。”他自我介绍道,“我一眼就认出了你,果然和我梦中的你一样……”他的目光温柔而迷离,仿佛是从琼瑶阿姨的爱情连续剧中走下来的浪漫男猪脚。

  如果我此刻可以重新倒回到16岁,一定和可爱的风行帅哥一见钟情,而且还会投入地和他共同演绎一出轰轰烈烈抵死缠绵的琼瑶剧。可是我26岁了,和少年风行站在一起,会使我有一种诱奸少男的犯罪感。

  不对哎,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气急败坏地问他:“你确定你29岁?”

  可爱的帅哥竟脸红了,解释道:“是20岁……我填写QQ资料时,不小心把0按偏了一点点……”

  狂晕!

  ——我将风行在心中设计了千百种形象,好的,坏的,却怎么也没想到,现实中,那个和我山盟海誓地老天荒的风行,只是个20岁的小毛孩而已!

  看着他青春稚气的脸蛋,我感觉我眼角眉梢的鱼尾纹已经不管不顾挣出了粉底,在灯光下尽情绽放。

  及时雨小小准时打来电话,我一声“喂”,马上触动她的笑神经,笑了足有一分钟才想起约好的词:“……速回,有急事……”

  我装模作样地对他说有急事,不待他反应过来,跳上一辆出租车,逃命般结束了我和网友风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我还没到家,小小已经等不及打来电话要听我的“湖北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有几家艳遇”了。结果听完我的汇报后,她狂笑着扔了两次电话,估计是笑成一团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了。

  亏她还笑得出,到了第三天我才知道,她的情况实在很糟糕。

  豪情万丈和情郎私奔去海南的她,只私奔了一个礼拜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他反悔了还是你移情别恋了?”我边问边拿出纸巾盒子,竖起耳朵,准备迎接泪雨纷飞的哭诉。

  “什么嘛!就算他老婆肯接受我做二奶,我也未必肯答应啊。”她笑得咯咯的,可我实在不觉得有什么好笑。

  “王八蛋!你为什么不打他两耳光?”有老婆还勾引我朋友,气得我拍案而起。

  “为什么打他耳光?男女之间的事,本就是你情我愿,糊里糊涂的。他是有老婆,在新西兰,他早晚也跟去。可现在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没想过要厮守一生,只过了三天真正的夫妻生活,一起上街、买菜、做饭、收拾家务、上床……三天,一辈子有这三天足矣。爱算什么?就当是一场网络游戏,爱过,做过,现在游戏结束了——GameOver!”

  我听得目瞪口呆。

  打开QQ,风行那小家伙在线,给我留了一长串留言,一如既往的缠绵。我笑,打上“GameOver”,然后把他的头像拉进黑名单,删除。

  没劲!郁闷!

  客厅里,老妈正在打扫卫生,看我出来,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手中的抹布甩得更是上下翻飞。哈,都这么多天了,还因为那天相亲的事恼我,真没气度!

  我嬉皮笑脸地晃到她面前,孩子似的拽她的衣角,恬兮兮地说:“妈妈,刘阿姨的那个儿子……”

  老妈拉长的脸马上就团成了金丝菊,偏偏还要努力板起脸,说:“什么刘阿姨的儿子,是她侄子……”

  OK,尘埃落定。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疗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的排名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好治吗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