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好了歌_肌苷酸二钠_奇味干锅_甘氨酸|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复制 > 正文内容

成全爱,不想他了

来源:释好了歌网   时间: 2020-12-11

  我走进院子里的时候,小猫凑到我耳边,语带踌躇地说:“蓉蓉……失恋了。”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我想。

  推开房门,周围一下子陷入了黑暗。是蓉蓉拉上了窗帘,阳光没有照进来。

  我摸索着前进。刚才小猫让我上来劝一劝蓉蓉,说反正程正峰是个贱货,为他流泪根本不值得。我长长叹了口气,准备上楼。小猫又拉住我,补了一句:还有那个邱离多,更是贱到了骨子里!

  在靠窗的墙角我发现了蓉蓉。

  她蜷缩成一团,脑袋耷拉在双腿间,手臂环抱着,像极了初生的婴儿。

  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蓉蓉没有抬头。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蓉蓉的成熟从未长进,这让我很愁苦。

  揣摩着措辞,我小心地开口:“蓉蓉,咱们先把窗帘拉开好么?”

  她依然一动不动。

  我起身将窗帘拉开,有刺眼的光芒照了进来,我拿手挡了一下。外面的天气毕竟是很好的。

  这才坐在了蓉蓉的身边,同她一样,伸开手臂将双腿抱住,下巴搁在膝上。望着窗外,我一点也不想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我听见蓉蓉抽抽搭搭的哭泣声,继而放声大哭。

  她这次真的伤了心。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不全是她自己的决定么?她根本怪不得别人。

  我一直静静地待在她的身边,眼睛望着窗外。12月明明该下雪的,阳光也不该那么好。真是个奇怪的天气啊。

  双肩停止了抖动,蓉蓉终于不再哭泣。但声音仍然有点哽咽。她开始断断续续地讲述。

  她和程正峰是高中同学,关系一直很好。顺应那时候的流行趋势,双方还拜了师徒。程正峰是师傅,她是徒弟。

  那时,双方都有自己喜欢的人。程正峰还为了追求喜欢的女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她所在的大学。但后来的结果并没有抱得美人归。

  蓉蓉自小成绩就不好,父母一早就送她去练习舞蹈。从初一,蓉蓉才开始正式入学。那时,她的成绩总是班级倒数。但上帝毕竟是公平的。学习不好,但蓉蓉的舞蹈确是极好的。再加上蓉蓉天生丽质,长相极为标志,一直不乏追求者。

  但所谓大学,靠的大多是成绩。因为高考成绩不太好,蓉蓉只好上了专科。

  大学期间,两人一直保持联系。

  凭借美貌,蓉蓉很快在大学谈了一个男朋友。对方是富二代,长得也很俊俏。对蓉蓉很好。蓉蓉以为自己是要跟对方一直好下去的。

  此间,程正峰喜欢的女生早已有男朋友,但程正峰很豪放地认为,自己的爱才是真爱,他并不介意做第三者。

  关于程正峰第三者的认证在很早以前,早在高中时便落实到位了。

  不知中了什么邪,程正峰就是看上了那个女生,一股蛮劲地追求她。从高三到大学,追的上天入地,到头来,终于还是累了。

  大二那年,程正峰才发觉,无论自己做什么,都无法感动那个女生。她不会多看自己一眼。他忽然怀疑,这么多年,自己到底在瞎折腾什么?

  后来,程正峰还是谈了好几次恋爱,都不成功。理由全是异地恋。

  与他不同,蓉蓉的恋情竟然奇迹般的持续了三年。三年后,她毕业了。

  在毕业典礼上,富二代跟他提出了分手。蓉蓉觉得天塌了。

  我当然知道这些事。

  那天,蓉蓉喝了很多酒,被小猫搀着回来,又哭又闹。鼻涕眼泪沾满了脸,化的妆也花了。

  帮蓉蓉脱掉了高跟鞋,小猫叮嘱我,要照顾好她。

  送走小猫,我在旁边的沙发上躺下。心里一边担心着深更半夜,小猫一个女生回家安不安全。一边又看着蓉蓉,觉得这是我们相识以来她最落魄的一次。

  到底是伤的太深了。蓉蓉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每天、每天都坐在靠窗的墙角,像个孩子似的抱着双腿,脸颊埋在膝间。端进去的饭又端出来,如此反复,直到程正峰的出现。

  说起来,程正峰作为蓉蓉的师傅,虽然自己那点破情事已足够自己头疼半月,但听说了蓉蓉的事,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感同身受的。

  他抱着劝慰的心态给蓉蓉打了电话,想让她想开点,别拿别人的过错去作践自己。

  只是蓉蓉没想到,程正峰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那个样子。

  蓉蓉哭的凄凄惨惨,抱着电话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她不停地问:“师傅,我到底哪里不好,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一句话让程正峰又想起了自己。

  四个月前,他喜欢上同班的一个女生,那是个冷艳高傲的女生,名叫钱莫雨。长得很好看,也很有智慧。往往在小组讨论时,能技压群雄,将满满一屋子的男同胞辩的哑口无言,拍掌称赞。

  程正峰失恋后的第二个月,终于重振旗鼓,开始追求钱莫雨。他幻想着,如若他俩真的走到了一块儿,他决定不再听从家里人的意见回家工作,他要留在钱莫雨身边,与她长长久久。

  他感觉这次他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生,竟然越看越觉得她漂亮。虽然,他不否认情人眼里出西施,但又不得不承认,钱莫雨的存在,本身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他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这道风景。

  接下来的日子,他尽自己所能做了一切他可能做到的事。在一切她需要的地方,他都积极表现。

  但努力换来的不一定是成功。钱莫雨并不喜欢他,甚至开始厌恶他。

  他永远不懂钱莫雨的世界里无爱情可言。也或许,他根本不是钱莫雨要找的那个人。他越靠近,就越发现,钱莫雨的眼睛永远停留在别处。她那么坚决,即使有感动,也从不会将它发展成爱情。

  钱莫雨就像一个自由的精灵,他试图将其束缚,但终不成功。

  一个又一个努力只会让他离钱莫雨越来越远。他感觉到了挫败。但并不是一无所获。

  在接触钱莫雨的时间里,他认识了她的朋友邱离多。

  邱离多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程正峰究其一生也无法彻底了解。他只知道,正常人吃抗癫痫的药会怎样有些人,命中注定了要分离,就像他跟邱离多。

  也只是偶然的机会,程正峰认识了邱离多。作为钱莫雨最好的朋友,邱离多自然知道程正峰在追求钱莫雨。她自然也知道,钱莫雨真正喜欢的是谁。

  程正峰追求钱莫雨,历程可谓艰苦跋涉,但他一直无法进入钱莫雨的心。他觉得,每当钱莫雨的心稍微向他敞开一点,他还来不及欢呼,那心门就紧紧关闭了。

  钱莫雨于他程正峰而言,是座高不可攀的山。他一直妄想到达山顶,然后插上旗帜,以此表明,此山归他一人所有。但山毕竟是山,总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在隐藏着。况且,仅那高度,就是程正峰拼尽全力也无法企及的。

  程正峰感到挫败的一发不可收拾。照这样下去,面对周围的虎视眈眈,他会失去钱莫雨的爱,虽然,他从未得到过。

  他决定转变方法,先从贿赂邱离多开始。

  对邱离多,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投其所好。

  邱离多最喜欢的无非是三样,食、色、金。这是典型的金牛座代表。

  为了讨好邱离多,获取更多关于钱莫雨的情报。程正峰想方设法打听到了邱离多的手机号码,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给她送上一大堆好吃的零食,以换取相关情报。

  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软。邱离多很懂这个道理。为了回报程正峰的孝敬,她偶尔会说些有关钱莫雨的事,比如钱莫雨的生日日期,喜欢什么,忌讳什么。

  邱离多说这些也并非是完全出卖钱莫雨。因她觉得,程正峰对钱莫雨也够好了。再加上程正峰长得也颇有姿色,家世好,还是家里的独子。这些都是邱离多给程正峰加分的理由。她想不通,为什么钱莫雨无法喜欢上对她好的程正峰呢?如果她是钱莫雨,她一定会喜欢程正峰。

  真是一语成谶啊。

  邱离多是个很矛盾的女生。看似大大咧咧,但防备之心重的很。她有自己的世界,从未有人获得特权进入其内。她的朋友很多,却又很少。她时常说真话,喜欢与人坦诚相待。但为人冷漠,常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态。

  程正峰追了钱莫雨那么久都无法彻底了解钱莫雨的为人,何况从不在乎的邱离多,于他而言,更是个讳莫如深的存在。

  总之,邱离多开始盯上了程正峰,在他知道或不知道的时候,开始爱他。

  可程正峰对邱离多并没有非分之想,那段时间他只是一筹莫展,单纯地将自己的苦恼说与邱离多,以此释放。在他的潜意识里,经过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他仍然与邱离多有的聊,说明邱离多就是个不错的哥们儿。他当然无惧在自己哥们儿面前偶尔展露一下自己的脆弱。话题深入到他从小生活的环境,他内心对钱莫雨的想法,他和同伴联合打dota,以及他爸爸出车祸他被迫跪在地上求医生救人的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邱离多竟从程正峰的话里感受到了微微苦涩,是那种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经历所带来的成长洗礼。邱离多觉得,哦,原来那么搞笑幽默的程正峰竟然也经历过这种事。男生不是都不太喜欢说自己的家里事么?程正峰对她说了,还说的这么彻底。邱离多觉得自己被严重信任了。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真的只可意会。邱离多放心地意会,终究意会到了不该到的混乱层次。所以后来的事,也该说是邱离多的自作孽。

  恍神间,程正峰的脑海里已有了那么多钱莫雨。他也一直好奇,一直想问钱莫雨,到底他哪里不好,钱莫雨为什么不喜欢他?!

  电话那端,蓉蓉仍在哭诉。翻来覆去,一直是那句话:我到底哪里不好?他为什么那样对我?!

  用力扯开了衣衫的扣子,程正峰有些烦躁。换做平时,他一定会敷衍对方,他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放手也没什么。反正感情的事就图个你情我愿,他不愿意,你也不能勉强。但现在,耳边断断续续地传来蓉蓉的哭声,他觉得到口的话自己都办不到,何况安慰别人?

  他终于没有说出任何安慰的字眼,耐心地听完蓉蓉的哭诉,听她确实哭累了,他才嘱咐了她几句,要她先休息几天,别再想乱七八糟的事。他特别强调,说他感同身受,他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蓉蓉已自我折磨了好几天,我在旁边根本无法劝阻。但好在程正峰打电话给她后,她慢慢地恢复了食欲,气色也跟着变好。我想,她是走出了前男友的阴影。

  连续几天,蓉蓉一直守在电话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我拿着拖把将地面拖了一遍,她仍坐在沙发上守着。

  终于电话响了,是程正峰。语气是说不出的正经,他对蓉蓉说:“我来做你男朋友,我来保护你。”

  这便开始了他俩的恋情。

  说到底,能让程正峰从对钱莫雨的爱情里走出来,与蓉蓉组成一对的理由,在后来的邱离多听来完全是笑掉大牙。

  邱离多在微博上看到那句话的时候,用了很长时间才从震惊中回神。

  清清楚楚十个字,外加一张图片,邱离多看了不下十遍,仍然震惊地无以言表。上面写着:“从今以后,我有女朋友了。”正下方一对男女坐拥而笑的镜头刺伤了邱离多的眼。邱离多感觉心里有一个地方空空的,很不舒服。

  之后是一连串的评论,粗话连篇,大多是祝福的。偶有几个提问那女生是谁,答案都很统一:我女朋友。

  邱离多的心开始有点慌了。她仔细地看了看评论,终于发现一个名叫“Love峰”的评论与众不同。没有言语,只有一个象征着爱情的烈焰红唇表情。与此同时,程正峰的回复竟也是烈焰红唇。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邱离多决定去质问程正峰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年前还说自己喜欢钱莫雨,要她帮帮他。仅仅过了一个春节,回来后事情却发生了天大的转变。邱离多慌乱的很,她气势汹汹地登上了微博,想要指责程正峰滥情薄幸。

  但一登上去,邱离多明显感觉到与往日有些不同。她颤抖着手翻了翻,果然不出所料。资料栏里显示了程正峰有更新,原先的网名更改为“Love蓉”。

  认识这么久以来,邱离多从未觉得程正峰这么陌生。这短短一个多月的假期,在邱离多不知道的地方,他开始爱别人。而邱离多能做的,不是质问。

  努力装作同往常一样的语气打招呼,程正峰那边很快有了回应:“老邱,干啥?”

  “听说你有了女朋友,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北京癫嫺董巧娥痊可声,太不够意思了吧。”邱离多的手开始冒汗。

  “呃。就是刚交的。”程正峰回答的很隐晦。

  你来我往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最终话题还是扯到了程正峰的新恋情上。据邱离多对程正峰的了解,他很少在微博上晒他与女友的照片,倒不是他为人低调,主要是他换女友的速度比较快,来不及更。

  程正峰是典型的滥情,邱离多觉得这次他又会像从前那样滥情。没想到,当得知他谈恋爱的理由时,邱离多几乎有点哭笑不得了。

  程正峰说:“看她那么可怜,我只是想要保护她。”

  说保护一个人的方法有千千万万,但想要与一个人在一起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我足够爱他。邱离多找了那么多理由,从未想到两个人在一起只因为有一人太脆弱,太可怜,让人有保护欲。邱离多想,她这么独立,估计这一生都不会遇到想要保护她的人了。

  程正峰欢欢喜喜地开始了他的恋情。鉴于自己对程正峰有一些不良想法,邱离多决定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一段时间。没有打招呼,邱离多就跟程正峰失去了联系。

  但程正峰明显不明白邱离多的私念,他只是好奇,怎么自己一谈恋爱,老邱的人影就不见了。为此,他还想方设法在微博里留言给邱离多,问她什么时候开始退隐江湖了?

  邱离多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在看到程正峰的留言后,她觉得自己爱的很辛苦。她本身就是个坦坦荡荡的人,像别人那样虚情假意地祝幸福她做不到。找了一个阳光还算不错的日子,她在校园的长椅上坐着,狠了狠心对程正峰坦白了一切。说她很喜欢他。

  半晌没有回应。邱离多甚而觉得阳光都有点刺眼,她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微博那边,程正峰呆住了。他从未想过有这样的状况,他一直拿邱离多当哥们儿啊。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这种事又无法跟任何人商量,他找不出对策。只能沉默应对。

  微博又响了一下,是邱离多发的第二条私信。程正峰打开,上面赫然写着: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时间流转,转瞬已过了四个月。邱离多在这段日子里经历了人间极致。

  她在外国文论课上睡的昏昏沉沉,脑袋不停啄米的时候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她奶奶去世了。

  邱离多虽然与奶奶不亲,但多少有点亲情意识。况且,电话那边她的父亲痛哭的情景一直萦绕在她脑海。她打点了一下东西,跟辅导员请了个假就直奔家里而去。

  回到家,全一色的白漫天漫地地铺散开来,奶奶的照片供在桌前,是上一年照的。邱离多记得当时奶奶还笑说自己能活到八十八呢。只是造物弄人,奶奶就这样突然离世。邱离多有点伤心。

  丧事办了好几天,等到再回到学校,一次体检让邱离多觉得真的是造物弄人。

  拿着手上的体检报告,邱离多在落满树叶的小道上慢慢走着。走了一段时间,她突然蹲下去,环抱着自己,尽量哭的不出声音。

  邱离多是个很不喜欢惹人注意的女生。在人群多的地方她也不会大声喧哗,凡事想的是能自己扛就自己扛,一切低调,不麻烦别人。但这次,她忐忑着,轻轻地哭,只是为了稍微释放一下而已。这并不影响她往日的低调。

  终于平复了情绪,邱离多决定笑着面对。

  她跟辅导员申请了长假,辅导员问她原因。她笑着递过去体检报告,在辅导员吃惊的神色里一派从容。

  没有告别任何人,邱离多踏上了旅程。

  她先去了凤凰古城,沿着一条条古朴的街道慢慢走,慢慢感受。下雨的时候会撑起一把油纸伞。想象着雨巷,自己是如丁香般结着仇怨的姑娘,在拱桥那端,伞稍微抬一点就可以看到对面的少年,一如初次相见,他穿着一身黑衣,缓缓而来。

  后又去了澳门塔,站在238米高的塔端。她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向前跑了一步,跳了下去。在蓝天白云间享受着极致体验。想象着自己如高空飞鹰,自在翱翔。

  别的女生害怕的她往往不怕。看恐怖片,蹦极,黑夜远行,邱离多边走边玩。每到一处就会写明信片,统一的地址,分派给两个相同的方向。

  终于走不动了。她躺在广阔的田野上,吃了一大把安眠药。几日后,被抬回了老家安葬。

  钱莫雨每周都会收到一张明信片,上面写着,给我最爱的朋友钱莫雨,你一定要幸福!落款是龙飞凤舞的字迹,邱离多。

  每周一张,持续了好久。钱莫雨终于收到了一封信,她一眼就看出了邱离多的字迹。信是这样开头的。

  傻瓜大钱:

  

   真没想到我还有这么矫情的一天。反正路都走到头了,也没什么好顾及的了。

  

   之前一直看着我家阿峰追你追的那么辛苦,你居然半点心思都不动。跟个道人似的。想着你怎么这么冷血无情,对你有诸多埋怨。 如今,经历了那些事,才算明白。在这个爱恨纵横的人生场,有人为钱喜欢别人,有人为权喜欢别人,有人为恨喜欢别人。只有你,自始至终都坚守着自己。我曾以为你的世界无爱情可言,可现在才明白,你才是真正的爱情纯粹主义者,只有感动没有感觉的爱你不会接受,这既是对你自己负责,也是对对方负责。你一开始就明白的道理,我到后来才想通,感动是成全不了爱情的,你果然比我明智。

   哦。对了。我把祖国的大好河山走了一遍,发现天地间除了那些爱恨嗔怨,竟还别有洞天。之前的狭隘与自私,如今想来真是可笑。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无论何时都要学会多爱自己一点。毕竟,爱自己的人永远不会失恋。

   邱离多

  

   2019年6月18日

  程正峰约我见面,在市公园。我裹了很厚的围巾,坐在长椅上等他。

  斜刺里伸出一杯奶茶,我接了过去。程正峰坐在我身边,擦了擦眼镜上凝结的白雾。我抬头看他,他比往日清瘦了些。

  互相寒暄过后,他幽幽的开口,话题不是关于蓉蓉。是小猫十分痛恨的人,邱离多。

  程正峰说他这些日子老是会想起邱离多,我问为什么。他说他也不知道,脑子里全是一年前他跟邱离多关系很要好的片段。那时他俩经常斗嘴。虽然大多是邱离多武汉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治疗专业气结,但邱离多又是个很好哄的女生。只要投其所好,不难交往。

  尤其是在追钱莫雨的日子里,邱离多不离不弃地陪在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为他制造接近钱莫雨的机会。在他情绪低落的时候,唱跑调的歌哄他开心。还有努力学做饭,他很光荣地成为了第一个品尝的人。虽然蛋被煎成了黑色,汤里放了过多的盐,邱离多被他骂的很惨,但那时他们关系很好。后来……

  程正峰讲述这些的时候,神色里有说不出的黯然。后来,后来邱离多犯了朋友间不该犯的禁忌——夺人之夫,自然就被out了。

  我一直很好奇,在邱离多短暂的生涯里,她到底在程正峰和蓉蓉之间扮演了什么角色。我问程正峰,他先是沉默。我说,其实逝去的无法珍惜,也不必悔恨。就当它不存在好了。程正峰摇了摇头。

  时间仿佛穿越了隧道,将一年前不曾被人知晓的一切展现在我眼前。那是有关他们三人的故事。

  邱离多说好不再与程正峰联系,也仅仅持续了两个月。两个月后,因奶奶的去世,邱离多变得极其脆弱。她觉得感情无处可宣泄,郁结于胸,闷闷的难受。一次无意间,在微博上看到了一直在线的程正峰,突然觉得,人有旦夕祸福,何必在有限的日子里伤人伤己。

  她鼓起勇气给程正峰打了个招呼,很快得到了回应。看程正峰不计前嫌的样子,邱离多觉得之前自己真是太小心眼了。

  程正峰做梦也没想到邱离多会主动联系自己。之前邱离多说的那么决绝,让程正峰觉得失去了一个朋友,心里很不好受。但一方面是友情,一方面是爱情。他不喜欢邱离多,那么何不成全她?

  这么些日子以来,程正峰也在学着自己承担一切,不去打扰邱离多。他想,他的不打扰是对邱离多最好的成全。但明显邱离多以为自己被友情抛弃了。虽然是她提出在先,但如果程正峰说可以维持朋友关系,邱离多也并不是不愿意。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彼此平行的生活着。

  与他们两人不同,蓉蓉在这段时间里过得很惬意。完全是事业爱情双丰收。只是近来,她有些迟疑。迟疑着该怎么跟程正峰开口。

  程正峰一直不给她想要的承诺,这让蓉蓉很忐忑。她决定利用这次事件,好好给他提个醒。所以她才和盘托出,她前男友跟她求婚了。

  蓉蓉只想要他的承诺,却忘记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容忍自己女友的背叛与不信任。很明显,她触到了程正峰的底线。

  程正峰在无法确保自己可以给予的时候根本不愿意做出任何承诺,面对蓉蓉的胡搅蛮缠,他受够了。

  是蓉蓉先提的分手。程正峰没有挽留,只冷冷地站在火车站看着列车载着伤心的蓉蓉快速消失在视野中,他既没有向前,也没有返身,就那样站着,像个冷傲的神。

  在他们分手期间,程正峰的姥姥陷入了病危。已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单。作为女友,蓉蓉那段时间做的最多的就是哭闹。要程正峰的承诺。对于程正峰眉间的焦灼她视若无睹。反正姥姥也不是她的姥姥,她不必过多担心。

  邱离多知道姥姥病重的消息,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予了程正峰适当的关心。但一点也无法排解他内心深深的担忧。程正峰需要的并不是她,她再怎么做都无法安慰到他。

  后来,姥姥的病情稳定,程正峰除了对她客气的致谢,再无其他。

  邱离多想,反正之前说要绝交的是自己,之后说要和好的也是自己。程正峰能配合已是情分了,哪能要求他像从前那样对待自己呢?

  之后的相处,邱离多主动的更多,变得谨言慎行。她觉得,是她亏欠程正峰,她愿意弥补。

  世事真是凑巧的很。邱离多一直在想,怎么这么巧,在她跟程正峰和好的时候,程正峰偏巧与蓉蓉分手了呢?她是不是该说她还喜欢他,问一下两人有没有发展的可能?

  不管邱离多怎么想,程正峰是真的累了。尽管他知道邱离多对他有意,每时每刻都很关心他,但他真的无法喜欢上她,更无法骗她说喜欢她。这是他觉得最对不起邱离多的地方。所以他以后都变得小心翼翼,刻意疏远邱离多。只盼着她能明白。

  邱离多还没来得及明白,就被一件事给惊住了。

  那次在微博,程正峰说,他跟蓉蓉和好了。告诉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其实邱离多明白,程正峰是永远没可能喜欢上自己了。所以她要求的不多。只是希望每天可以有人陪自己说说话而已。邱离多太孤独了。她自小生活的环境与造就的性格,注定了她从来都是孤军奋战,她朋友很少,不能怪别人,只怪自己的心从不愿接纳别人。程正峰是她第一次尝试着接纳的异性,她孤注一掷地喜欢上了这个男生,这便是她不幸的终结。

  邱离多看着那几个字,内心已无任何波澜。时间真是一副良药,她以前快病入膏肓了,只要一提那个人的名字,所有美好的回忆都带了泪。以前听他听过的歌,半夜躺在床上会心疼的睡不着觉,脑子里一直在想,他失恋的时候该是怎样的难过啊。

  慢慢地敲出几个字,邱离多回他:那很好啊。

  如果说失去了程正峰让邱离多很伤心,倒不如说她从未得到,伤的便很少。

  作为三角恋的男主人公程正峰,几天前,面对蓉蓉梨花带雨的一番痛哭悔恨,只能答应复合。虽然心里有隔阂,但他坚信彼此相爱,破镜也能重圆。何况他们已有肌肤之亲。他是个保守的人,觉得女子的贞洁珍贵无比。

  他放心地去爱蓉蓉,觉得自己是宽恕之神,有很大的度量去容忍蓉蓉当初的胡闹。在更爱蓉蓉的同时,他跟家里要了一大笔钱,去苹果专卖店里给她挑了部手机,权作她的生日礼物。平日里,他也会经常跟她煲电话粥,关心她的日常起居,做一个男友该做的事。

  他忽略了还有个喜欢他的邱离多,在他跟蓉蓉闹矛盾的时候安慰他。陪他一起喝酒解愁。唱K唱到天亮,第二天直接坐公交去上课,连梳洗也省略了。

  在他跟蓉蓉甜甜蜜蜜的时候,邱离多觉得世界末日要来了。她拿着那张体检单,浑身颤抖,脑子里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拨出了号码,也不知道是打给谁的。

  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生,问她是谁。她说她是邱离多。接着她便体验到了有史以来第一次被人骂做小三的感觉。

  电话挂断后,她仍有些晕晕乎乎。根本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仔细回想了一下,才记起接电话的羊癫风的症状是什么是蓉蓉。

  蓉蓉在电话里说:“邱离多,我早就知道你的存在!麻烦你以后少搀和我和程正峰的事!做人家的第三者真就TM的那么有意思吗?!还是说你天生就是个狐狸精……”话说了好多,邱离多只觉得心堵得慌。

  到晚上程正峰都没有打来电话。邱离多没有吃晚饭,脑袋仍然晕晕的。但她清楚地明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程正峰没有出现。以后都不必再出现了。

  她又惊觉,自己并不是程正峰的谁谁谁,他不必对自己负责。也不必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出现。自始至终都是她一厢情愿而已。她一厢情愿地爱着,又怎能要求别人给予同样的回报?她太自私了。

  就这样去了凤凰、丽江、澳门……抛弃了爱与恨,邱离多不停地走、不停地看。看各地的风俗民情,与世间万物聚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的灵魂得到了一些回归。

  邱离多在远隔程正峰几百公里的地方安然栖息,她将对程正峰的爱深深地刻进了字里行间,厚厚的一沓信。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邱离多总会拿手抚摸着信,眼里有说不出的眷恋。然后执笔写下另一封信。用胶水封好,跟其他信件叠放在一起。她想,还没到时候呢。

  接到程正峰的电话纯属意料之外。

  那天,她爬了很高的山。傍晚才回到旅店,全身跟散了架似的,一下子扑倒在床上,连动都不想动。电话在桌上响,她也根本没有起来接的意思。

  等自动不响后,她想好好睡一觉。这时候,可怕的电话又开始响了。

  无奈之下,她接了电话。程正峰在那头迷糊不清地说:老邱,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吧……

  邱离多没搞清状况,但她听出来程正峰喝酒了。她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借着酒劲,程正峰大吐苦水,说蓉蓉觉得跟他没安全感,找了个男生,劈腿了。

  邱离多啊了一声,就听到程正峰突然的痛哭。那是她第一次听到一个男生在她面前哭,没有任何做作,就是伤心到了极点。她听着特难受。

  此时言语已显得很苍白。她第二天就坐火车赶到了他身边。

  又是喝酒,大瓶大瓶地干了。反正程正峰从来不拿她当女生,她放开肚量喝。喝了就吐,吐完接着喝。日子就这样日夜颠倒的过去了五天。

  第六日,她辞别了程正峰,继续赶赴她下个旅游点。她经不起耽搁,没多少时间了。

  终于最后一日,她在邮局里寄出了全部信件。带着她无限的爱与恨,她躺在黄昏的田野上,吃了那一把安眠药。

  邱离多在寄出的那一叠信件里,有给家里的。有给钱莫雨的。还有给程正峰的。

  她在给家人的信件里放了体检报告,上面显示她已被确诊为震颤麻痹症初期患者。之所以选择自杀这个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因为走过了大半个中国,做了很多自己喜欢的事,已生无可恋。家人大悲。

  程正峰是在邱离多去世后的第七日收到的信,厚厚一叠,全用信封装着,布置的简洁大方。那时,他还未闻邱离多离世的消息。

  拆开第一封,熟悉的字迹布满了整张纸。

  阿峰:

   我上次跟你闹绝交,之后又和好,如今想来觉得很后悔。

   这次,我下定了决心,与你再无交集。特此,将所有欠你的钱财物件归还于你。要留要丢都随你。

   之前种种,不论谁是谁非。之后种种,互不相问。

   邱离多

  

   2019年6月20日

  决绝的字迹一如邱离多往日的为人。冷漠起来的时候根本不管别人死活,只顺从自己的意愿。

  我喝着杯里的奶茶,听完了这个长长的故事。跟程正峰告别,最后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跟程正峰分手后,蓉蓉过得也相当不好。总是跟男朋友闹别扭,她很怀念从前的时光,怀念程正峰对她的好。但又无法离开现在的男朋友,只能选择两边都联系。从程正峰那里获取精神慰藉,告诉他她喜欢的仍是他。然后还得分心安慰现男友,说不会离开他。总之过得很累。

  程正峰看完了邱离多的绝交信,将剩下的信一把火烧光了。虽然他很感激在他失恋的日子里邱离多的陪伴,但也仅是感激。烧去了信件,也烧去了岐念。他过得很纠结,每天既盼着蓉蓉的打扰,又恨她的打扰。他不明白,自己何时也变成了这么个墨迹的人,跟别人同争一个女人?!

  钱莫雨在英国留学的时候遇到了大自己一届的学长,温润如玉,风度翩翩。在同学聚会的party上,学长走到她身边,看着她的眼睛说:“钱莫雨。”

  钱莫雨感觉似曾相识,问了一句:“你是?”

  他含笑点头:“我是。”

  “一直都是?”

  “一直都是。”

  时隔一年,我回到了当年蓉蓉失恋的地方。走进院子里,小猫喃喃自语:“蓉蓉……失恋了。”

  我走进阁楼,拉开窗帘。蓉蓉躲在靠窗的墙角哭的抽抽搭搭。自言自语跟程正峰的一切。虽然上楼的时候,我听到了小猫愤恨的言语,骂程正峰是个***。邱离多更是个***。但我已没有任何感觉。

  蓉蓉自认为失恋了,但明明是她自己选择劈腿的。她那不得已的理由,使自己成为了典型的脚踩两条船。

  在邱离多死后一周年纪念日,我坐在了公园的长椅上,身边是程正峰。他的身边放着一杯咖啡和一杯奶茶,还冒着热气。

  高中时,他无意间做了别人的第三者。没想到,世事总爱开玩笑,四年后,他依然是别人的第三者。

  但此时,他已同蓉蓉彻底断了联系。要开始新生活了。

  我最后望了一眼我身边的这个男人,变得陌生又遥远,我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他。执念放下,我转身离开。

  原来在有我和没我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在想方设法成全自己,成全爱。

  一年前,我死在江南的田野上,看尽最后的夕阳。

  现在,我对自己说,邱离多,你该走了。

  爱与恨都已放下,不想他了。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