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好了歌_肌苷酸二钠_奇味干锅_甘氨酸|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绝世处男 > 正文内容

孽爱 第七章

来源:释好了歌网   时间: 2020-10-20

  第七章
  
  回首第六篇:四哥被阿三算计遇害了,可偏偏被黛玉看到全过程。又偏偏阿三用钱收买了人,四哥之死就这样过去了。得意的阿三又来跟黛玉阿爸逼婚,到最后不得已黛玉阿爸也用父亲名义来逼黛玉出嫁给阿三。最后造成黛玉出逃,离家出走了。
  【回城市】
  后山,黛玉收回回忆,看着黛玉阿爸的墓碑。最后咬着嘴唇像下定什么决心一样,流着眼泪转身离开了。
  直达班车上,黛玉靠在座椅,闭着眼睛。原以为这次回来,多年前的往事不被激起。但还是被深深的激起来。四哥,永远是黛玉心中的一个伤,一个永远抹不去的痛,而周杰清同样也是。两个男人,都是黛玉这一生的最爱。不知不觉,车开到了南城。
  南城是一座工业区逐渐发达的城市,虽然比不上深圳的水平,也比不上上海的繁荣。可是南城确是绿油油的绿城,还获得中国十大人居奖。多少年前,跟外省人说我是南城人,个个都摇头?不懂南城是什么?真是可笑之极。
  车停了,黛玉收回回忆,站在车下望着蓝蓝的天空。
  往事已过去,生活还在继续。黛玉感慨之下,坐上公车往家的方向去。
  一座座高楼,一条条宽敞的大道,道路旁边一颗颗绿树。优雅的风景,漂亮的建筑。这就是黛玉当初为什么选择在这里买房了。
  走到楼下的黛玉,望着自己三楼的窗口。
  “那丫头还不懂我回来呢。”黛玉露出微笑。
  当黛玉开门,周思念微微一惊,瞬间微笑起来。周思念现在挺着大肚子,走路很吃力了,应该快到生的时候了。
  “妈,那么快就回来了?”周思念,好奇问道。
  “恩,就是回去看看而已,没什么的,怎么不快呢?”黛玉累累的坐下沙发。真想不到这一趟车座的那么累。毕竟好久没有座这么久这么远的路程了。
  “妈,喝口水吧,”周思念孝顺的递上一杯水。
  “玉,我自己来。”黛玉看着自己挺着大肚的女儿,行动不方便了却还帮自己倒水,心里心疼要命。
  “妈,没事的。您坐车太累了,先休息一会,我去忙煮饭。”周思念说道。
  “不用,你好好坐下,家务还是我来做。”黛玉心疼道。
  晚饭后,周思念说要出去逛逛。黛玉不放心,也想陪去。周思念心疼自己妈妈今天坐车劳累,不想妈妈再次那么累,所以固执的坚决不用妈妈陪。黛玉也只有唠叨周思念凡事多注意,多小心。周思念微微点头。
  夜开始黑癫痫病频繁的发作,应该怎么办呢?了,街道上亮起一排排的路灯。夜市热闹之极,大大小小的叫卖声,形形色色的购物人。不时一对对情人有说有笑的经过周思念,看着他们,周思念脑力闪出痛楚的记忆。
  愤怒,迷茫,伤心。
  摸着凸起的肚子,周思念想起了戴言。看着黑黑的天空,周思念悄然落下眼泪。
  命运总是捉弄人类,人生总是这样无奈。明明相爱,到结果却是万万不能爱的。爱了就是再作孽。
  周思念经历两次这样的爱情了,每次结果都如同恶魔般摧残着周思念的心灵。至此,周思念还是活在这种痛楚的心境。
  “啊。”正在深入冥思的周思念被一力道碰了一下,惊讶叫道。险些倒下时,还好被一双收扶着。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一个年轻男子,虽不是长得很帅那种,但是眉目清秀,再配上那双单眼皮,看起来也蛮令很多女生欢迎的。这男子面色毫无表情男子,忧郁的眼神如一潭死水。就这样如躯壳般走路的年轻人,不小心碰到周思念。令周思念差点摔倒,还好那男子眼快急忙扶住周思念。
  “没,没事。”周思念深呼吸,想到刚才差点摔倒,心中无不感到害怕。摸了摸肚子,再次深呼吸。
  “都怪我走太快了,不小心碰了你,你真的没事吧?要不我扶你过前面那凉亭,去休息一下?”那男子看清周思念是一个孕妇,暗暗吃惊,额头冒出冷汗。心想刚才真危险,还好自己眼快,不然这孕妇摔倒,弄不好会出人命的。
  “好吧,”周思念看着那年轻男子,经过那样一碰,心里有说不出的点点痛。
  虽说是热闹繁华的夜市,不过还是有几处广场的。这些广场都是给晚上出来跳跳舞的老人专用地,也给一些逛街走累的人民休息。
  坐在凉亭下,周思念看着撞了一下自己的年轻男子,再为自己忙前忙后的的买饮料。原本心里还多少有点生气一下都没有了。
  “大姐,来,这是红糖枣水。对你们孕妇很好的。”那年轻男子捧着一杯饮料递给周思念。
  “谢谢你,其实真的没什么。”周思念见那年轻男子时不时擦着汗水,不好意思道。
  “没事就好,大姐,你这身体真是不宜出来哦。你看,这夜市人来人往,个个都是急急忙忙的走动。一不小心,被别人碰倒就不好了。”那年轻男子为周思念担心道。
  “恩,下次真要多注意才得。”喝着红糖枣水,周思念微微一笑。看着这眉目清秀有着一双单眼皮的男孩,周思念感慨甚多,“别,大姐前大姐后的哦,我有那么老吗?”周思念微笑道。得癫痫几年了还能治好吗r>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见你这……”那那年轻人指着指周思念凸起的肚子。
  “就这个?你就叫我大姐?呵呵。”周思念差点笑弯了腰。
  “呵呵,”那年轻人挠了挠后脑。
  交谈许久,张天才知道周思念还比自己小2年。而周思念也知道那年轻男子叫张天,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也感觉张天是个不错的人,跟自己聊天蛮投气的。心也觉得交个朋友不错,毕竟自己多久都是一个人了。孤单的时候都没有一个能聊天的,自己妈妈也不能整天陪自己,她还有自己的工作忙。多久没有人跟周思念聊天了,这次周思念居然跟刚认识不久的朋友足足聊上几个小时。
  最后,张天拿出一张名片给周思念:“交个朋友,这是我名片。”
  周思念笑着点头,“嗯,可以。”
  张天离开没有多久,又转身回来。“对了,你还没有给我名片呢?我都不懂怎么联系你”
  “我没有名片哦。不过我只能给你联系电话。”周思念微笑到。
  张天看着周思念微笑,自己也微笑起来,“没事,那就给个联系方式吧。”
  给完联系方式,周思念看着走远的年轻男子,有点伤感。一会微微也起身往家方向走去。
  【张天】
  张天是一家运输公司的总经理,这家公司叫《万隆运输公司》。其公司是张天的老爸张万龙,20年前来到南城,靠一些背景,一些手段,逐渐由黑转白的。
  说白了,就是张天的老爸,张万龙。20年前来到南城,靠混�ι缁幔�成立一个小帮派,【小刀门】。够狠,够胆的张万龙,慢慢把自己帮派搞得有声有色。逐渐占完南城这个城市的市场,做了教父。最后张万龙渐渐把自己抢来的,占来的,成立一个公司。到现在,张万龙也渐渐洗白了自己的公司,但是自己的帮会还是在南城活动,只是没那么明目张胆了,虽暗地,但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
  前几天,张万龙心情好,带着自己老婆去夏威夷旅游,故把公司全权交给自己儿子管理。临走时张万龙严厉告诉张天要好好管理公司,不得有误,如有差错,定打个半死。张天哆嗦的点点头。
  但是张天有一个爱好,那就是赌博。在管理公司的时候,偷偷挪用钱去赌。不知不觉都挪用高达7000多万了,今晚从赌场出来,输了100多万的张天,垂头丧气。再加上刚才张万龙来电话,说在过两天就回来了。这个消息无意给张天一个炸弹,所以毫无心情的张天犹如一具躯壳,催司机自己开车回公司,而他自己一个人走走。才有后来差点碰北京中医癫痫病的医院倒周思念这件事,加上张天输钱心情不好就多跟周思念聊一下,却不知道自己跟一个刚认识的女性朋友聊得那么投机。
  回到别墅,张天叹气的开起酒瓶,满满倒上一杯酒,坐在沙发自饮起来。
  张天的别墅非常豪华,全家具都是要牌子就是牌子,要豪华就有多豪华。毕竟怎么说一个教父的居住不能太寒酸把,怎么又要点面子吧。唯有奇怪的是,这么一个大别墅,一个佣人都没有。
  “怎么办呢?过几天那老头子就回来了。到时绝对不是被骂那么简单,说不定真被废的。”沙发上,张天晃着酒杯,想起自己老爸那眼神,竟然身体一颤。
  慌忙之中,张天想到自己兄弟——林小凡,连忙拿起电话。
  “小凡,嘿嘿。有空吗?”虽然张天现在很烦恼,很烦躁。但是对林小凡,他没有要暴露多少。
  “哈,你小子,最近忙什么?好久都没有给我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电话那头传来林小凡的笑声。
  “去,去,你才死呢。说正事,有空吗?过来陪我喝几杯?”张天稍微低沉道。
  “有空,大大的有空。20十分钟后见。”林小凡听到张天的声音稍微有点低沉,善解人意的他领会到。连忙起身拿起外套就出门了。
  林小凡,一个跟张天从高中就死党的好兄弟。虽然知道张天的背景,但是他不忌讳。他只知道合得来就合,合不来就不合这个道理的,所以才跟张天能做兄弟那么久。
  林小凡也是一个富家子弟,其爸爸也有一家上市公司。
  一个漂亮的漂移,张天别墅门口,停了一辆豪华车。
  车上下来一个年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他就是林小凡。长得风度翩翩,同样也是单眼皮。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林小凡才跟张天合得来吧。
  进了门,林小凡就给张天一个大大的拥抱。
  沙发上,张天倒着酒给林小凡,自己喝了一大半,仿佛下定什么决心的。
  “小凡。”张天有点不好意思说道。
  “说吧,什么事?居然困得了你?”林小凡看着张天,他知道张天不好意思说肯定有什么大事。
  张天看着林小凡,把赌钱数钱到挪公司钱的事一一跟林小凡说道。
  “啊,怎么这样??”林小凡听着张天的话,吃惊到。同时也想到张天那严厉的老爸,林小凡真心为张天担心起来。
  “要不,你先借过来一下顶用,等我老爸查完帐,我在给你送回去。”最后张天请求林小凡。
  “这个不是小数目,我手里没有那么多现金,再说我痫病是由什么原因引起的那老头子也看得严啊。真的对不起。”林小凡摇摇头,无能为力道。
  “哎,说什么对不起?我再另想办法。来,干了。”张天突然豁达起来。想想,光烦恼有什么用,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很晚,这两兄弟喝得蛮起劲。
  【天上掉下钱】
  这晚,同意睡不着的还有周思念。有可能快临产了,肚子了的小孩子经常时不时踹着周思念的肚子,等得直喊疼,疼。把黛玉看得都心疼死了。最后黛玉拿起了电话拨到120去。
  “医生,怎么样了?时是不是我女儿快生了?”病房外,黛玉着急问那医生。
  “没事,只是有点临产的现象。但是还不是,休息几天就好了。”那医生说完离开了。
  黛玉急忙走进病房,看着自己女儿疼到脸苍白,顿时心疼流下眼泪。
  “妈,没事了。”周思念安稳走进妈妈道。
  “恩。”黛玉。
  次日,黛玉回家炖补品,而周思念静静的睡在病床上。
  铃,铃,铃,一阵吵杂声,把周思念弄醒,听到自己妈妈的手机响。
  “咦,妈忘记拿手机了?嘿嘿,老妈还是不喜欢有歌声做铃声,反而调这么落后的做铃声,嘿嘿。”听着自己妈妈的手机铃声,周思念微笑道。
  带着好奇,周思念看着走进妈妈的手机。
  “喂…”周思念见到是一个陌生号码,担心是有什么急事要找走进妈妈,连忙先替妈妈接道。
  “您好,请问是黛玉女士吗?我是爱桥律师所。”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成熟男子的声音。
  “哦,我是她女儿,我妈妈有事出去了。请问有什么要紧事吗?”周思念听到律师所?浓浓的好奇激起周思念问道。
  “原来是戴女士的女儿啊。没什么急事,只是我这里有一笔财产文件到期了,要戴女士来验收。”电话那头不慢不急的说道。当说到有财产文件,这下把周思念给弄蒙了。
  “什么财产?”周思念急忙带着吃惊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们律师所有规定,如果不是本人,我们不能回答的。”电话那头,果真是做律师的材料,说话都是不慢不急,不温不火。
  “啊,这样啊。那我是她女儿,起码能知道吧?那你起码能告诉我财产的数目吧。”突然袭来的财产文件,深深的刺激起周思念的好奇,也把周思念高兴的要命。
  “大概有一个亿吧……”电话那律师刚说到一亿,电话就被挂断了。
  “啊,一个亿?”周思念吓得手机摔倒地上。

上一篇: 白杨与梧桐

下一篇: 四十年絮语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