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好了歌_肌苷酸二钠_奇味干锅_甘氨酸|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冻土退化 > 正文内容

恶果

来源:释好了歌网   时间: 2020-10-20

【导读】丈夫好朋友的女儿出嫁,我们一家去贺喜。谁知朋友妻是王金枝的亲外甥女,王金枝一家也去赴宴。一见面,四目相对,面面相觑,那尴尬窘迫真是没法形容。

  五月一号,儿子放假回来。中午一点多,孩子说要买双鞋,我从里屋衣柜里取出钱袋,抽出一张一百元,数数还剩两千五百元,正好够孩子上学的学费和饭钱。丈夫在外屋有事喊我,我把钱随手一放就出去说话。说完话忘了把钱放好,骑上自行车就上街去了,因为孩子早走一会了,怕去晚了找不到他。
  谁知过了一小时回来,剩下的两千五百元钱不翼而飞。大白天大中午,丈夫还在家,这钱就没了踪影。我正值更年期记性不好,说不定放哪儿了,就赶紧翻箱倒柜地找。床底、墙角、柜旮旯全找遍了,没有,衣服一件件的抖,袖筒、口袋、裤筒一个个去掏还是没有……我心急如焚,口干舌燥,眼里冒金星,嗓子里冒青烟,心都有些碎裂的感觉,钱虽不多,可那却是家里唯一的积蓄,过两天孩子就要走,去哪儿弄这么多钱……我披头散发,一下子绝望地瘫倒在地上,大哭起来。
  冷静下来,我问丈夫,我走的那会你去哪儿了?丈夫说,只去了院里的猪圈一会。丈夫是大队会计,这几天学校放假,来找丈夫开证明盖章的人很多,有准备参加高考的,有小学初中减免学费的……我细一琢磨,一下子明白了,正值五月春光明媚,天气暖和。家里街门、家门大开,丈夫在猪圈那会,肯定进来了人,见外屋没人就去里屋找,一进里屋看到钱见财起意,顺手牵羊就把钱拿走了。我跟丈夫说,丈夫死也不同意我的说法,说没来,谁也没来,我进了猪圈就是二十来分钟。根本不可能,大白天大中午,谁能这样?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丈夫是个全村出了名的老好人,老实正直善良,他不懂的偷别人,根本也想不到别人偷他,那钱去了哪里?我又审问儿子,孩子说,没有,我拿那么多钱干啥,再说,那会我正在街上跟妈买鞋。瞧,孩子不在现场,我都气糊涂了。那钱总不能长上翅膀飞了吧,莫不是丈夫在外边有什么相好……我的意思还没说明白,性急的丈夫就暴跳癫痫病在发作时症状都是一样的吗?如雷瞪着眼骂我,呵呵,其实,我也是胡乱猜测而已,也知道丈夫根本不是那号人,那钱去了哪里?
  我不死心,又更加开始细密的寻找,半夜睡不着觉也下地找,鞋窝里、袜筒里、被套里,把家里的几十个尼龙塑料袋子也一个个抖搂个遍,甚至,还去了外面的垃圾堆上找,万一把装钱的塑料袋打扫时没注意当废品扔了呢。能找的地方全找遍了,就差掘地挖地三尺了。找啊找,不知找了多少遍,每多找一遍,我的心就多落空一次……
  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好像理出了一点头绪,也更加证实了我自己的推理分析。
  有一张叫李小刚的小学盖章证明,在我家放着迟迟没人来拿。我记得清楚,四月二十九日,李小刚的奶奶王金枝送来证明要盖章,说顾不得去大队,有事。那时正赶上种地忙,就有好多人把证明送到了家里,丈夫去大队盖好章再来家拿。可别人送来的证明全取走了,只剩下这一张,因为学校都已陆续开学了,还等着交给学校。我不由怀疑起王金枝来,丈夫还是质疑不信,也许这几天人家正有脱不开身的事……
  五月二十日早上,那张证明在我家放了整整二十天,王金枝才姗姗来迟。
  进了门,我就盯住她看,她神色略有些慌张但还是笑容满面的和我打招呼。我问她:“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拿证明?”
  “我忘了。”
  “你一次也没来?”
  “我来了一次,你们家锁着门没人。”
  我说:“不可能,我们家天天有人,你五月一号来了,我丈夫在猪圈看见你个背影出去了。”
  其实,我丈夫在猪圈只顾看小猪,根本没看见,我就是想诈诈她。她一听,果然猝不及防,慌不择言地低声说:“我那天来了,你们家没人,这屋看看没人,又去里屋看看没人,我心里说快走吧,等会讨吃要饭的人来了偷上东西走了,还怨我呢……”
  这分明是贼喊抓贼,不打自招,睡在里屋的丈夫听了个明明白白,仔仔细细,顿刻哑口无言。
  等王金枝走后,我俩一锤定音,钱肯定是被她拿走了,怎么办?去要,肯定不给,不承认,还怕她倒打一耙。报告派出所吧,第一,还是怕她死不承认,还弄得满城风雨,让人说三道四;第二,即使惧怕派出所的威力一时承认把钱要了回来,她一个六十来岁的女人,况且她小儿抽风是什么症状平时还是个说嘴顶呱呱的精明人,在村里这么丢人显眼的,怎么面对?弄不好还要追究她的刑事责任。听说她血压高心脏又不好,万一得个脑溢血、心肌梗塞发生什么意外……我和丈夫心里会不安一辈子的。两个结果都不是我们想要的,算了,丈夫说,认倒霉吧,该怎么办?
  丈夫是个口碑很好的人,村民们有事找他开证明盖章从来不要一分钱,一支烟,更别说要别的东西。有一回大队的一位干部丢了一串钥匙,想从大队喇叭里喊,看看是谁捡着了,还用我丈夫的名字,因为大家听说我丈夫丢了,一定送来……这么一个好人为什么还有人来家里行窃呢?更何况还是乡里乡亲的。
  丈夫说,一定是财迷心窍一时糊涂,说不定那天醒悟还给送来了呢。我摇摇头,根本不可能,她要是给你送来,不就证明她偷了你的钱嘛。凭王金枝平时的为人,根本不可能,她可是个见缝就钻的人。
  想起五月三号那天,孩子要走,丈夫和我走街串巷去借钱,那份狼狈相就别提了。有人问,你们家不是刚卖猪嘛,怎就没钱了?因为我家丢钱的事丈夫根本不让告诉别人,万一真不是人家王金枝偷得,你不就玷污人家名声了嘛!
  王金枝离我们家顶多五百米远,出事没多久,我就碰上了她。她看见了我,脚步明显慢了下来,眼里有些躲闪,赶紧拐进右面一个胡同。又过了几天,我丈夫碰上她,她有些慌不择路,险些撞到路旁的大树上。
  三个多月过去了,她见我们两口子见了她,只是盯住她看,又什么也不问她,不骂她,慢慢地,她看见我们也好像没那回事,也不怎么担惊受怕了,在我们面前也跟别人谈笑风生了,甚至还有些洋洋得意起来。
  一天,她和她丈夫赶着羊群来到我家胡同放羊,因为我们农村胡同里倒脏水沤肥都长有些草。你悄悄放也就罢了,还若无其事地和胡同里的人大声说话,嘻嘻哈哈,指手画脚地逗邻居家孩子玩。那种厚颜无耻、沾沾自喜地得瑟劲;那种张牙舞爪、肆无忌惮地嚣张,简直让人忍无可忍。我在我家门口看她,她丝毫也不知收敛一点,看她那神气劲,她倒成了打了胜仗的英雄,我倒成了战败的俘虏。一刹那,我怒火心中烧,我就大声骂她:“真不要脸,做了亏心事也不怕半夜鬼敲门,也不怕天打五雷轰,那么大岁数怎不给你的后辈儿孙积点德,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啊…南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她一听到我骂她,马上止住说笑,和她丈夫赶紧赶上羊群就走。
  等会,丈夫回来了,我告诉他事情原委,他责怪我,不该骂她,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必呢!
  我说,对这种卑鄙无耻之人,就应该这样,我又没提她名,她为什么急着走?更加说明咱家的钱就是被她偷了。你不骂她,她还以为你怕她,把不要脸当本事活,简直是屙得头上拿尿刷,给这种人还留什么情面。她要跟我吵我就跟她吵,正好出出我心中的怨气,反正当时我是豁出去了。
  想起来,我还是个从没骂过街的人,跟乡亲们连脸都没红过,我还是生平第一次这么凶的骂人。邻居们问我到底怎么了,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全都告诉了他们。
  不过,我还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至少不想让全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隐约中还是有些替王金枝着想,我只是告诉了和我相好的两个邻居。
  过了没几天,我在街上就又碰上她。她见了我形色仓皇低着头着急走了。生怕我再骂她,一下子没有了以前的得意张狂。
  一个月后,我去朋友家串门,正好碰上她在,看见我进来,她马上局促不安起来,赶紧说要走。朋友说:“你急什么,你不是等我们孩子他爸回来有事吗?马上就回来了。”我也笑笑接着说:“是啊,坐会吧,干吗我来了急着要走,是不是怕我呀,呵呵……”,“不,不是,我还有事”王金枝慌慌张张边说边抱起小孙孙往外走。谁知她的小孙孙和我家朋友的小孩子正玩得开心,哇哇哭得不肯走。王金枝焦虑不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后来,还是硬生生地抱着哇哇哭得孩子走了。
  王金枝平时可是个能说会道之人,嘴巴还特甜,见了人大娘大哥大嫂大妹子,二兄弟三姐四叔五伯六爷要叫个遍的人,对我也常是大妹子长大妹子短特亲热。今天这场面,真让人揪心----这也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要说我以前特恨她的话,此刻忽生出一丝恻隐之心。
  谁知后来听说,就在那天回去的路上,有一个略陡一点的坡,王金枝一脚踩空,和孩子一头栽倒,孩子头上跌个窟窿,她也扭伤了脚。
  没过几天,丈夫去医院看病,正碰上她和他丈夫,还有他儿子抱着孩子去医院给孩子换药,连给她拍片。见了我丈夫,她立马神情大变,拖着拐腿就要洛阳哪有治疗癫痫的医院走。她儿子一边拉一边和我丈夫说:“我妈最近不知怎么了,整日心神不宁,晚上做恶梦大喊大叫好几回,好像着了魔一样,这不抱个孩子还跌倒损伤,缝了好几针呢,我媳妇还为此和我闹离婚呢。你说是不是有啥不干净(农村人迷信,指神鬼缠身之类的事)要不请个神家看看吧。”看来儿子是毫不知情,看样子,她丈夫也知晓,王金枝一边拉他一边往后退,脸色也极不自然。
  丈夫见此,赶紧躲开。
  丈夫和我谈及此事,我们心里没有一星半点的痛快。两人商定,以后再见了王金枝能躲赶紧躲,免得她再受刺激。
  真是冤家路窄,抬头不见低头见,怕碰上谁就偏碰上谁。
  丈夫好朋友的女儿出嫁,我们一家去贺喜。谁知朋友妻是王金枝的亲外甥女,王金枝一家也去赴宴。一见面,四目相对,面面相觑,那尴尬窘迫真是没法形容。王金枝的脚还没好利索,一瘸一拐的背也有些驼,比起以前可老多了瘦多了,脸上增添了许多皱纹,目光呆滞面色枯黄……让人不由生出几分怜悯。
  吃完饭,也没见她俩口子的影子。听朋友妻说,她舅妈没吃几口忽然难受的厉害,她舅先扶她回去了。
  又过了三个多月,就传来王金枝去世的消息,才刚满五十九岁。听说,已病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光医药费就花去一万多元,最后那几天更是不吃不喝,整夜不睡觉,胡言乱语跟疯子一样。医院也查不出是什么病,只说是老年性痴呆。
  出殡那天,哀乐低旋,凄凉悲怆,儿孙们呼天抢地,哭声震天,尤其是她的小女儿挺着个大肚子哭得最凶最惨。一跪一叩首喊叫着,不睁眼地老天爷夺去了她妈妈的生命。现场许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可没有几个人知道,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也许和王金枝的死有直接关系。
  我夹杂在人群中,冷不防就和老泪纵横的王金枝丈夫的眼神碰个正着。他看着我,是忧怨是悔恨,还是刻骨铭心的痛,我没法说清,反正我也潸然泪下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像王金枝的死和我也有关系,甚至后悔那次真不该骂她。
  就在王金枝去世一年多吧,她丈夫也孤苦离世去了。
  打发完父亲没几天,王金枝的儿子面带难言之苦双手捧着两千五百元钱送到我家,说是父亲临死前留下的遗嘱,叫他一定办到。

上一篇: 有个美丽的地方叫横坡

下一篇: 醉了醒了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