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好了歌_肌苷酸二钠_奇味干锅_甘氨酸|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复制 > 正文内容

长生叹_励志文章

来源:释好了歌网   时间: 2020-10-16

  “来来来,都过来新出的布告。”两三个捕快把一张布告贴在墙上,招呼着百姓们过去看。

  赵文刚进了城,正好看到这一幕,也走过去瞧瞧热闹。

  “小兄弟,看你穿的这么体面,肯定是读过书的人吧?”赵文刚挤进去,旁边的老大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确实,我读过一点点,识的几个字。”赵文一边应承老大爷,一边看贴出来的布告,不知上面写的什么。

  “那正好,给大家伙念念吧!”

  “那好吧!”赵文本就要看,念出来也不妨事。

  “…朝廷即日起增收赋税…”

  赵文刚念完,周围一片哗然!

  大家怨声载道,赵文不解,就跟刚才的老大爷打听。这一打听才知道,这已经是今年开春以来第四次加税了,稍微富裕点儿的家庭还能有些余粮,而那些个生活本就不怎么过得去的,现在都已经倾家荡产,成了流民。

  赵文十分惊诧,这些年他一直在深山修行,前不久才出山,不知道这些年百姓怎么样,但是,在修行之前他还记得那是一个太平盛世啊,大家安居乐业,生活安康。

  到底是什么导致的这些呢?

  赵文心里疑惑重重,但是这些平头百姓哪里知道这么多,只好找那些江湖上负有盛名的包打听手里得到这些消息了。

  赵文左转右拐,找到一处僻静据点,走了进去,把暗号一对,钱一交。不多时,就有一女子带着青铜鬼面款款而出,发如匹练,身形婀娜,声音如珠落玉盘,清脆明亮。

  赵文与她寒暄两句,就直接步入正题。

  赵文不断发问,女子也细声回答,直到时间结束,赵文才明白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赵文刚入深山不久,当时的皇帝就驾崩了,他的四子在现任国师的帮助下夺位登基。登基没多久,就在全国各地征收金玉,还有好些个富豪人家被查抄,搜罗金玉无数。听闻是国师给皇帝出了个长生不老的法子。需要用金玉铸造三城五台十二楼,建造人间白玉京,与天人白玉京相呼应,即可得道长生。

  也不知为何,这皇帝对此深信不疑,真的就用金玉打造三城五台十二楼,因为材料的紧缺,一次次地加收赋税,征用壮丁开凿矿脉,百姓苦不堪言。

  当真是乱世出妖人,国君昏庸无道,这国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赵文本来还想多问一些国师的事情,但是这女子表示,再多的她们也不清楚了,需要赵文自己去探查。

  赵文离开据点,见到大街小巷里好多百姓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不知在谈什么,一见到他就四散开,没了踪迹。

  赵文也来了兴趣,就偷偷尾随窃听,一来二回也就听明白了,这群人打算组成义军,反攻朝廷,推翻这个暴政的皇帝。

  赵文心如明镜,知道这些的根源不仅是国君,还有国师,依靠义军恐怕很难得胜。赵文自幼便秉承师父教训,有兼济天下之心。正当乱世,妖人兴风作浪,他也想为天下做事。于是坐观其变,等待义军揭竿而起,他就趁势加入。

  赵文便寻了一店家,住了七八天。

  这些天来,赵文四处观察,百姓怨恨越来越深,义军响应的人也越来越多。

  直到一天,国君下令天下进贡二八芳华的美女,各家各户不得藏匿,无论有无婚约,都得要怎么预防癫痫病上贡!

  终于,义军在这座城市里爆发了!

  每一处,都爆发着起义的热火!赵文率先飞入城主府,取了城主和守城将军的首级,高挂起来,守军见状气势大减。

  义军势如破竹,一举拿下城池。义军首领在战后拜见赵文,请求赵文助他们一臂之力。赵文也不推诿,接下邀请函,率领部分义军北上白玉京。

  一路上,义军人数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城池加入到义军的阵营里。虽然也遇到过许多阻挠,其中不乏武功高强的将军和强劲的军队,但是,赵文武功之高,远在他们之上。所以,路上虽有所挫败,但还是一路高歌,攻至天墉城。

  义军在天墉城前汇合,各路首领汇聚一堂,开始商量对策,如何攻敌。

  大家提出了许多策略,但是绕不过一点,那就是天墉城里面已经提前布守了国师和他的三个徒弟,也就是天墉城和它两座副城的守将

  他们的实力太强大了,众首领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听闻这三人会妖术,未遭败绩。

  赵文仔细听着,也听出了这个关键所在。

  “我去吧,”赵文突然打断大家的讨论,“我去打头阵吧!”

  “可是这样很危险啊!”一个首领说道。

  “但是我不做,大家不就止步于此了吗?再过不久,那昏君就会整备好大军,将我们的努力付之一炬。”赵文冷静地分析,“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去。”

  无论首领们如何劝说,赵文都不改主意。提起他的宝剑,揭开帐门,叫阵去了。

  账内众首领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多时,帐外传来赵文的叫阵声,其声如洪钟大吕,即使是已经远离战场的营帐,也听的一清二楚。

  几乎紧接着,轰隆巨响在上空回响,大风掀开了帐门,帐外一片昏暗,雷鸣电闪,虎啸龙鸣,有席卷天下之势。

  就在大家都在感叹有天威之壮阔时,异像突然停了!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停了?

  “报!”传令兵慌慌张张撞入营帐,面容惊恐地喊到:“赵大统领,赵大统领他…”

  “慌张什么!说清楚!赵大统领怎么了?嗯?”其中一名首领大声呵斥,面色极为难看,恐怕是想到些什么。

  “赵大统领他,他坠入悬崖,凶多吉少了!”

  话音刚落,外面喊杀震天,营帐里却噤若寒蝉。

  义军,溃了!

  第二节

  白玉京就快建成了!

  听到这个消息,秦厉很是高兴,周围侍奉的美女佳人也都庆幸地松了一口气。

  自从秦厉当了皇帝以来,像这样高兴的日子可不多,要说最近的一次,就是那个贼首赵文坠入悬崖十死无生的时候。

  那次他大摆宴席,召集百官看那些酷吏折磨那些起义的贼人,痛苦的惨叫,不甘的怒骂,无力绝望的哀嚎,都是上好的下酒菜,助兴曲!

  从那以后,天下无人不敢从,美女源源不断的进贡,供他娱乐。稍有忤逆,就让他们人头落地,当球踢。

  “陛下,白玉京快成了,到时候只需要献祭童男童女九九之数,美女四九之数,以及壮男十五,即可得道成仙呐!”国师低头拱手说道。

  “国师你自己安排就好,朕对你放心的很,倘若得力,自然有赏,同得仙癫痫大发作怎么处理术长生。但如果办事不力,就和父皇的国师一样,成为朕的口中粮好了。”秦厉漫不经心地说道,一边说,一边把玩着美女的柔夷、豪乳与翘臀。

  “遵旨,臣定当尽心竭力,万死不辞!”国师自始至终不敢抬头看一眼秦厉。

  秦厉摆了摆手,让国师退下了。

  他们这些人都无趣的很,秦厉心里想到。

  当初父皇说我是妖人,把我封在宝塔下十七年,那有如何?我不还是出来了吗?看他们被吓的样子,那个宫女居然敢喊我妖怪?!啧啧,那味道可真酸,一点都不如父皇的国师可口啊。

  还有父皇,喊我逆子?!我呸,从我出生到现在,这老东西就没把我当儿子,把我扔塔里自生自灭!还喊什么逆子?

  秦厉越想越气,看着周围的美女也一点儿都不顺眼了。

  勾了勾手指头,一个美女像哈巴狗一样爬了过来,摇动着翘臀和豪乳,真的就好像一直美女犬摇尾乞怜一般好玩。

  “来,学狗叫两声给朕听听。”

  “汪汪!汪!汪汪!”美女一边喊叫着,一边舔舐着秦厉的手指头。

  “哈哈哈,有趣,有趣!”秦厉放声大笑,大殿里回响着的,除了狗叫,就是放肆的、张狂的笑声!

  “陛下…”国师忽然又急匆匆地从殿外走进来,身后跟着一名传令兵,带着加急军报,神色慌张。

  “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有什么事吗?”秦厉面色不悦,仿佛国师给不出一个说法,就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

  “陛下,加急军报,义军又来了。那个赵文,没死,这次依旧是他领军。”

  “他没死?哼!”秦厉的心情一下子跌入低谷,这个让他寝食不安的家伙,居然又回来了?!

  “现在到哪儿了?组织大军去击溃他们!”秦厉挥手示意,身边的美女都退了下去,跟前的亲信也退了出去,通知各位文臣武将。

  “回陛下,已经打到天墉城城下了,军报传来的时候正在攻城。”国师答道。

  “是吗?虽然三城守将不在,不过即使他们攻入天墉城,城内还有五台十二楼,这个大阵也足够让他们元气大伤了。赵文啊,赵文,你要是早些年爬出来还能让朕棘手不已,现在大阵已成,出来不是自寻死路吗?”秦厉毫不在意,这些阵法都是他从一个仙人洞府里得到的,威力之大,即使是他也感到惊叹,不敢硬撼。

  秦厉想到这里,吩咐人摆下宴席,他要和文武百官一起坐在这里,喝着酒唱着歌看着舞,等着捷报送到面前。

  不多时,宴席摆上,文武百官也纷纷落座。酒过三巡之后,军报又传了过来。

  秦厉就让国师在大殿大声念出来,让百官听听。

  “…敌军已破天墉城…”

  本来热火朝天的宴会,忽然间鸦雀无声,曲乐声也渐渐低了下去。

  直到弦断声惊破寂静,全场哗然!

  而那个拉断弦的艺人满脸惶恐,颤颤巍巍的跪在正中,不断哀求着,希望能得到一线生机…

  “陛下,小人…小人…”艺人抬头瞄了一眼,秦厉脸色阴沉可怕,吓得说不出话来,只是自顾自地磕头,磕的头破血流。

  “拖出去,斩了!”秦厉对哀呼声置若罔闻,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决定了案下人的生死。

  “陛下…”国师轻唤秦厉。

  “怎么癫痫病多久发作一次,想求情?!”

  “臣,不敢。臣只是想问,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国师此刻和那个讨饶性命的艺人没什么不同,稍有不慎,同样人头落地。

  “还能怎么办?接下来不就是朕所在的白玉京,朕的脚下了吗?!你们说!要怎么办?啊?!”秦厉呵斥着,案下所有人都跪倒在地,把头深深低下,不敢看秦厉一眼。

  “去,把守城三将叫出去应战。要么把赵文打死在城外,要么,他们就死在外面!”秦厉说罢,又坐了下来,喝着酒等结果。

  而殿内的其他人,依旧伏地,颤颤巍巍,十分惊恐。

  又过了不久,传令兵还送来军报,但是门外喊杀声却已经传到殿内众人的耳朵里了。

  “哼!都是废物!”秦厉怒极拍桌,桌子四分五裂。

  “朕要亲自一会!”

  说罢,秦厉夺刀飞身而出,不多时,地动山摇,雷声滚滚。

  大臣们和国师都在殿门前看,之间乌云蔽日,天地一片雾蒙蒙,而那云雾之中,仿佛有两个巨人在搏斗。时不时有巨石飞来,砸塌一片屋宇

  不知又过了多久,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地面猛的一震,云雾开始消散了。

  结果自然不需要多说,所有人都看到了。

  秦厉,死了…

  第三节

  无居仙人,大家都是这么称呼他的。

  但也有另外一个名字,云游仙。

  而这两个称呼中,他更喜欢别人叫他云游仙。

  仙界实在是太无趣了,仙人长生不死,但每天都是一模一样的生活,实在无聊的很。

  更有趣的是,仙人只有在仙界才能长生不死,才能肆无忌惮的使用仙术,大家都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但是他们从来不敢离开这里。

  因为,用仙术寻欢的他们,早已经透支了寿命,只要下凡,就会成为一堆枯骨。

  真不知,他们的这种长生,和囚徒有什么分别呢?

  云游仙不明白他们,也没有人明白云游仙,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喜欢仙界的享乐,老是去下界,做樵夫、乞丐、野人。

  这种不明白,转而变为排斥、嘲笑,其实呢?就只不过是一群吃不到葡萄的狐狸而已,他们下不去,自然也就排斥这些下得去的人。

  但是云游仙不管这些,他只喜欢做自己开心的事。

  比如在下界乱开洞府,乱丢东西,不管好的坏的,丢下去就不管了。

  还比如,寻找有缘人,渡他成仙。

  而这次,他看上了一个人,他武功高强,心如赤子,是极有仙缘的人,可以渡仙,让他长生。

  云游仙下凡去找这个人,这个叫做赵文的人。恰逢他落入悬崖,救他一命。

  等到赵文醒来,抚顶开启大智慧,让他懂得仙术,结发授予长生秘术,从此他与仙人无异。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仙界吗?到了仙界,你就是真正的永生不死了。”

  “不,我还有事没有做,黎民百姓还在受难,我不能不管他们。”赵文拒绝了,没有一丝犹豫。

  云游仙想了想,决定把仙术的弊病告诉赵文,或许可以让他改变主意。

  “这些仙术虽然威力无穷,但是,它们都有损寿元,待在下界,你一样会寿元枯竭。你想好了吗?”

黑龙江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

  赵文笑了笑,说道:“长生不死,谁都喜欢,有人为了它不惜一切手段。我辈求长生,其路何漫漫?但是,我不求,在我心里,这天下苍生,黎民百姓,比这长生要重的多。假如我走了,谁来救他们?”

  赵文谢过云游仙,拒绝了他的再三邀请,飞出悬崖,又回到义军中了。

  云游仙觉得新奇,有人不恋长生?

  于是决心去看看,这赵文能做些什么事情。

  这一路上,云游仙在暗处,看赵文用仙术救人、改地、开山拓土、涌新泉,身体里的寿元飞速的减少。

  云游仙感动他的赤子之心,在一天晚上,偷偷去见赵文。

  “赵文,你该停手了,你做的事情够多了,寿元就要用尽了。”云游仙好心提醒道。

  “仙人,我还有几成寿元?”赵文似乎开始动摇考虑了。

  “不足一成,甚至更少。”

  “那,假如我有大战,可战多久?”

  “三到四次。”

  “仙人知道天墉城五台十二楼吧?”赵文忽然话题一转,不再关注寿元了。

  “知道啊,怎么了?”云游仙虽然有点奇怪,但还是回答了他。“那阵是我的一位仙友推演而成的,威力非凡,等闲仙人去了,也难免不会陨落。”

  “那我这几分寿元,可以一战吗?”

  “战后将亡,恐寿元不足百年。”云游仙明白了,这是要拼命啊!

  “那就好,看来,还能行。”赵文笑了笑,似乎这就是他最满意的答案。

  “你疯了?!”云游仙不解。

  “人各有志,为天下人舍长生,何难?何惜?”赵文笑道。

  说罢,赵文便回房歇息了。而这一夜,云游仙一夜未眠。

  从那以后,云游仙一路从天墉城看到赵文与秦厉决一死战,耗尽寿元,跪坐在地上,白发垂膝,已然是垂暮老者的样貌了,唯有那双眸子,还依旧清澈明亮。

  “现在要去仙界吗?或许还能留一条性命。”云游仙盘坐在赵文面前,低声问道。

  赵文听言,抬头看了看云游仙,眸子里似乎还有一点点笑意。

  “我已经快死了,能活当然很高兴。说实话,我已经心动了。但是,我不想去。”赵文顿了顿,继续说道:“在这天地里,各人有各人的天命,他追逐长生,他们追逐玩乐,你追逐自在,而我,追逐天下苍生。我现在去仙界,可活。但是,苍生有难却无力相助,生不如死。还不如就这样,让我安息好了,至少死得其所。”

  云游仙直视着赵文,想看看他的眼里有什么?有欣慰,有解脱,有笑意,唯独没有后悔与畏缩。

  云游仙明白了,这种人和他不一样,和天上的那些也不一样,他是属于这方人世间的。

  “罢了罢了…”云游仙背过手去,头也不回的驾云而去。

  身后依稀传来一阵歌声…

  “长生叹,长生叹,

  我辈长生多磨难,

  天下苍生求长生,

  其路何漫漫。

  长生叹,长生叹,

  我叹长生多作怪,

  我拿长生换苍生,

  有何不可换。

  …”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